糟蹋诗词文化从康震开始的 ‖ 戏说央视诗词大赛

【2020-12-24】

  第二届“诗词大会”落下帷幕,据说被邀请的著名顾问兼评委康震先生,1970年出生,中共党员,文学博士,现为北京师范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曾任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党总支副书记、副院长。在最后一期节目中,康震先生诗性大发,作了一首“小诗”,献给诗词大会和电视前面的观众并声情并茂地进行了朗诵: 大江东去流日月,古韵新妍竟芳菲。 雄鸡高歌天地广,一代风流唱春晖。 俗话说,内行看门道,外行看热闹,这诗在作为高大上的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面向全球播出,将是千古奇谈。

  这首绝句平仄有误,粘对有失,语句不通,诗味全无。作为一个初学者写出这样“高大上”口号式的诗,还有情可原。作为专家、教授、权威写出这样连格律基础都没有的诗,借用赵本山那句话:悲哀!悲哀! 中国古典诗词文化的悲哀! 中华民族之悲哀啊! 糟蹋诗词文化从康震开始的

  还有,评委郦波一时兴起(估计也是准备了很久,毕竟从他微博来看,他弄清楚平仄关系至少用了两年),做了一个苏轼的集句: 人间有味是清欢,照水红蕖细细香。 长恨此身非吾有,此心安处是吾乡。 做为评委可以忽悠一大批人,但千万不要出手,否则就露馅了,这不闯祸了。 集句,是诗词文化中的一门技艺。本意是将不同人的诗词作品里的句子,按照严格的格律规则,重新组合,形成一首新的作品。 集句不仅要求创作者对诗词创作技巧要娴熟地掌握,更要有丰富的阅读量。 我们就看看评委郦波的这首集句作品吧。

  1、二十八个字,分别出现了“是、吾、此” 没必要的重字,当然刻意而为之的“细细香”不算。诗词是一门讲究凝炼的艺术,除了初学者的习作,谁会出现这么多的重字? 2、平仄还是出了问题。“长恨此身非吾有”的平仄有误,造成了失替。因为是苏轼的原文是“长恨此身非我有”。“吾、我”虽一个意思,可平仄相反,看来郦波做到“吾”我两忘了。 3、首句“欢”字没押韵。押韵的两个字分别是“香、乡”。两个读音一摸一样,没有变化,极其死板。有一般格律诗基础的人都知道一首诗里韵字当避免读音相同的韵字。 4、这首诗所集的四句之间没有关联性。各说各的,整首诗不知所云。 做为游戏是无可厚非的,可这毕竟是中国中央电视台国际电视频道,应当代表当代中国诗词文化最高水平啊!

  七绝 依韵隐者集句 二首 其一 风雪夜归人 北风吹雁雪纷纷(高适 别董大二首 其一), 路上行人欲断魂(杜牧 清明)。 想得家中夜深坐(白居易 邯郸冬至夜思家) 犹看陌上别行人(唐·王昌龄 送裴图南。 其二 依韵隐者集句 七绝 风雪夜归人 独临长路雪纷纷(唐·刘长卿 酬灵彻公相招) 万里行人感别魂(唐·元稹 斑竹)。 休问冈头望夫石(宋·释智愚 越山), 画楼应有断肠人(元·王士熙 题扇三首 其三)。 原作: 风雪夜归人 隐者:新韵 北风吹雁雪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 夜半问君何所去,家中还有梦中人。 以上是作者凑成的集句,与大家相比只是小儿科,下面我们看看熊东遨老师的集句吧。

  重上武当集句用玄微散人琼台迎秋韵 宛转回文锦,藩符寄武当。 客来惟劝酒,闲坐但焚香。 竹影和诗瘦,松声带月凉。 端居换时节,不忍避秋霜。 其二 绝顶人来少,秋光点鬓星。 露从今夜白,山似去年青。 竹狖窥沙井,松萝覆野亭。 抱琴沽一醉,何忍独为醒。 依次集自: 其一:宋·苏轼《书刘景文所藏宗少文一笔画》、唐·权德舆《和职方殷郎中留滞江汉》、唐·窦巩《题任处士幽居》、唐·王维《春日上方即事》、元·王庭筠《绝句》、清·牛焘《白沙村》、唐·许浑《喜远书》、清·柯劭慧《咏菊》; 其二:唐·贾岛《宿山寺》、清·袁藩《过灰埠驿次施愚山先生韵》、唐·杜甫《月夜忆舍弟》、宋·罗公升《秋望》、 唐·方干《题碧溪山禅老》、明·史谨《题画》。唐·陈存《丹阳作》、唐·王绩《过酒家五首其二》。

  2014年9月9日,习总书记在考察北师大时说过,我很不赞成把古代经典诗词和散文从课本中去掉,我觉得去中国化是很悲哀的。这些诗词从小就嵌在学生们的脑子里,会成为终生的民族文化基因。 试想想,中央电视台诗词大会的顾问、评委、博士生导师……居然连诗词基础格律都不通!当前大家越来越认识到中国古典诗词的博大精深和继承的紧迫。十八大提出实现中国梦,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。看了中央电视台的诗词大会,感觉这一切还真似在梦中。 只怕由这样的权威领导,这样的路走下去将会与中国传统诗词文化越走越远。 只怕梦醒时分,中华儿女再回首曾经辉煌的中华民族诗词文化时,只能:相顾无言,唯有泪千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