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周敦颐相关的三种意象

【2020-12-24】

  今年端午是一个特殊的日子,理学鼻祖周敦颐诞辰刚好一千周年。先生号濂溪,一千年来,濂溪一脉,传扬四海,其地位自不待言。先生上承洙泗,下启伊洛,开启了儒学的新形态,是中华文明中古史的一个节点,其思想照耀千古而不晦,其精神传承千年而不朽。

  濂溪、风月、莲等高远清洁的意象与先生关系密切,经过后世的赋予,似乎成其象征。先生故居道县有濂溪,其水清澈纯净,晚年移居江西庐山莲花峰,当地有溪,先生命为濂溪,一则以示对故乡之思,一则以示为政当廉明,为人当清白,为学当纯正。“廉”与“濂”本义殊异,先生自号濂溪,实际取“廉”字意义,又取“水”之清澈义。黄庭坚作《濂溪词并序》咏先生之德,其中“溪毛秀兮水清,可饭羹兮濯缨,不渔民利兮又何有于名。弦琴兮觞酒,写溪声兮延五老以为寿。蝉蜕尘埃兮玉雪自清,听湲湲兮鉴澄明。”数句刻画了濂溪先生清正廉明的形象。后人建濂溪书院、濂溪祠堂,缅怀先生的同时,寄托对他的尊崇景仰。

  程颢曾说:“自见周茂叔后,吟风弄月以归,有‘吾与点也’之意。”黄庭坚《濂溪词并序》第一句就赞扬了先生的人格,“舂陵周茂叔,人品甚高,胸怀洒落,如光风霁月。”“光风霁月”一词也成为先生的真实写照。其后朱子尤其推崇先生,其《濂溪先生像赞》以“风月无边,庭草交翠”来概括先生的学养和德行。“风月”意象,不同于一般文人墨客的流连景色,而有清明高远之意,犹见先生志趣。清风白月,洗涤人欲,朗照后世。

  关于“莲”的意象,世人皆知濂溪先生有《爱莲说》传世,“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。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”自先生《爱莲说》出,莲之形象喻为花中君子,后世文人或以之自况,或歌赋咏之。“莲”的高洁形象已经深入人心,颇为世人敬重。

  濂溪千古,风月相和,先生尝体物于胸,其思想又具化于物,因此而恒久不变,历久弥新。每年仲夏,西山脚下湖南科技学院爱莲湖里那一池莲花都会如约盛开,我想今年应该会开得格外茂盛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