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首劝人要早立功名的肺腑之诗:无为守贫贱坎坷长苦辛

【2020-12-24】

  大意:回车远行,长路漫漫,回头四望,但见旷野茫茫,只有阵阵东风吹得百草凄凄摇动。

  草木盛衰有时,人这一生啊,岂非跟这草木一样,一年比一年老得更快。短暂的一生中,我只恨自己没能早立功名。

  毕竟,人生不能像金石一样坚硬永固,不可能永远长寿,当这一生转瞬归于自然时,如果能够留下一些荣耀美名,那也许就不虚此生吧。

  这是一首诗人在驾车回途中,触景生情、心有所感的诗,忧思深重,真挚感人。

  诗人显然是尚未能成就一番大事业的,所以才如此惆怅,而长路的漫漫似乎也暗示着前程的渺茫和艰难。

  但作者并未沉落,而是自我激励要在这短暂的一生中,留下可供后世评说的荣名,让生命更有价值和意义。

  大意:今日的宴会真的很棒,其间的欢乐难以一一叙说。只是那一首筝曲,就已经出神入化,飘逸动人。

  德高望重者从很高的基调评论着这首曲子,可是真正听得懂的人,自然明白这首曲子的真正意义。

  或许这首筝曲所蕴藏的真意,大家都能明白,而且也正是大家心里所想的,可是没人敢那么直白的说出来。

  人生一世啊,有如旅客住店。又像尘土,一忽儿便被疾风吹散。所以我们为何不捷足先登,高踞要位?这样不但可安享富贵荣华,而且也能实现自我的价值。

  想必这场宴会上,又许多已经捷足先登,占据了高位的要人,这些人鲜衣怒马,尊贵荣华,举手投足间意气风发。

  如此说来,为了那些莫须有的道德准则,死守着贫贱有何意义,除了让自己陷入坎坷的人生、长久的苦辛中,对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好处,到头来只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罢了。

  大意:陵墓上古柏青青,四季不凋;山涧中众石磊磊,千秋不灭。可是人呢,人生于这天地间,飘忽如出远门的旅人一样,要不了过久,便要离开人世,尘归尘,土归土。

  斗酒虽薄,姑且认为厚吧;驽马虽劣,姑且认为骏吧。生命短促,何妨骑着驽马,带着薄酒,到宛城和洛城区游玩行乐一番。

  京城里是多么繁华,达官显贵们峨冠博带,往来拜访不绝。那些大道两边,多是王侯们的第宅,甚是阔达豪华。

  在洛阳,诗人应该是受邀参加了一场酒宴的。目睹着那些达官贵人们交相饮宴,诗人坐于欢乐之地,心中却愀然不乐。

  生当乱世,王侯权贵们却一味寻欢作乐,全无忧国忧民之意,自己无权无势,不能有什么作为,纵然想借酒消愁,行乐忘忧,却终究只是愁上添愁,忧中更忧。

  这十九首诗最早见于南朝萧统所编的《文选》,他从传世无名氏《古诗》中选录了十九首编入,却不料因此成就了中国诗歌历史上的一个传奇,一个独立的丰碑之作,这十九首诗也因此被后世誉为“千古至文”。

  一般认为古诗十九首的创作年代,应为东汉末年。其时社会动荡,政治混乱,下层文士漂泊蹉跎,游宦无门,所以这十九首诗歌的内容,多写离愁别恨和彷徨失意之情。

  这十九首诗用词朴素,情感深沉,但它们表达的是人生最基本最普遍的几种情感和思绪,是人之共情,所以多少年后,我们再读这些诗歌,已然能被其中的情感所深深触动。

  历朝历代对这十九首诗的评价都非常高,认为它上承诗经,下是建安诗风的开路者,也因此将五言诗发展成一个独立的诗歌体系。

  人情莫不思得志,而得志者有几?虽处富贵,慊慊犹有不足,况贫贱乎?志不可得而年命如流,谁不感慨?

  人情于所爱,莫不欲终身相守,然谁不有别离?以我之怀思,猜彼之见弃,亦其常也。夫终身相守者,不知有愁,亦复不知其乐,乍一别离,则此愁难已。逐臣弃妇与朋友阔绝,皆同此旨。

  故《十九首》虽此二意,而低回反复,人人读之皆若伤我心者,此诗所以为性情之物。而同有之情,人人各俱,则人人本自有诗也。但人人有情而不能言,即能言而言不尽,特故推十九首以为至极。”

  人人心中有的感情,人人却说不尽,说不出,古诗十九首却将这些感情一一道尽,千古至文,言之不虚也。